基督徒如何面對瘟疫

作者:林剛     來源:作者原創 時間:2020-02-03 07:26:06

 20190517012227244.jpg

  面對WENYI,基督徒該以怎樣的心態來應對?

  認識圣經有關WENYI的真理是必須的,尤其在這時候,眾說紛紜,莫衷一是,我們更要讓理性回歸圣經。但光知道圣經有關WENYI的記載是不夠的,因為人會把知識囤積在頭腦里,知而不行。我們還要將這些原則應用到當下處境中。我用“七個要”來概括:

  01要謙卑

  首先就是要謙卑。WENYI呼喚人謙卑。為什么謙卑這么重要?因為“上帝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雅四6)。驕傲就是自我作主,謙卑則是以神為主。所以,態度恭謙不一定是謙卑,心里不把自己當作主才是謙卑。謙卑是全人全位格的,在德性上不自義,在理性上不自是,在情感上不自愛,在意志上不自恃。謙卑的人承認自己是受造有限、軟弱無力的,離開造物主,一口氣都不能呼吸;承認自己一無所知,不敢固執己見,始終讓理性降服于真理之下。

  人的悲劇就在于驕傲,把自己當作主。在凡事平順中,我們藐視上蒼,無視上帝存在的明證(羅一19-20),棄神恩而不顧,據天功為己有。我們以為是自己在主宰生命氣息;以為風調雨順、國泰民安這些成果都是出于我們自己的努力;以為富足是由自己供應,安全是靠自己保證。創造萬有、護理萬有、審判萬有的主,早就被擠出了人們的生活。

  甚至基督徒也不例外,我們夸耀自己的才智,顯擺自己的知識,追求自己的名望。驕傲深植于人心深處,連大衛也曾因驕傲墜入過深淵,他凡事平順,就以為自己永不動搖,忘記了是神施恩使他江山穩固。直到神向他掩面,管教臨到,才曉得驚惶。(詩三十6-7)

  所以我說,只要我們的罪還在一天,苦難對我們就是必須的。因為苦難喚醒我們,使我們謙卑;知道我們的生活、動作、存留,都在乎祂(徒十七28)。

  清教徒湯姆華森說:“當神把我們的背放在床上時,那時我們才開始仰望上天”。只有當我們奄奄一息,躺在病床上,再也不能仗己力狂奔亂行時,我們才曉得不是“人定勝天”,而是“天主宰人”。在天災面前,人顯得多么無助,一場WENYI,瞬間使我們現出原形。

  WENYI是神主權的宣示,祂借此讓驕傲的人在強大的災難面前看到自己的渺小,柔軟自己的心土,從而回歸降服于祂。所謂“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

  但是弟兄姐妹,我們還要看到,并不是所有人在災難面前都會降服的。面對YU災,法老就沒有折服(出九17)!秵⑹句洝肥21節里,神用每個約重九十斤的冰雹之災刑罰惡人,人不但不悔改,反倒因著這災而更褻瀆神。正如以賽亞先知所說的,惡人“不注意耶和華的威嚴”,耶和華的手高舉,“他們仍然不看。”(賽二十六10-11)在如此之大的災難面前都不肯謙卑的人,是非?膳碌娜。他們是預定遭毀滅的器皿。(羅九22)

  那些敬畏神的人要特別感恩,因為不是我們自己改變自己,而是神的恩典改變了我們。災難可以使人暫時降服,卻無法割除人自大的心;災難可以把人趕到宗教里,卻無法把人趕到基督里。一個人能夠真正得救,永遠都是基于神主權的恩典。

  親愛的同胞,如果你還沒有認識神,至少要有基本的“敬天”之心,對自己不知道的靈界之事,存心謙卑,不出妄言,更不要去做得罪上帝的事。上帝是施恩的上帝,祂善待萬民,“常施恩惠,從天降雨,賞賜豐年,叫你們飲食飽足,滿心喜樂”(徒十四17)。上帝不只是“基督教的上帝”,而是“萬族萬民的上帝”。何必得罪上帝,擇禍不擇福呢?拆毀教堂,趕散聚會,逼 -/迫信徒,這不是在得罪人,而是在得罪神。因為耶穌與祂的子民同在,逼 -/迫基督徒就是逼 -/迫基督(徒九4-5)。19世紀英國杰出的基督徒領袖萊爾在解釋《馬太福音》十二章50節(“凡遵行我天父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弟兄、姐妹和母親了。”)時,曾說過這樣的一段話:“在這里,對那些逼 -/迫和嘲笑基督徒的人有一個嚴厲的警告。他們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他們是在逼 -/迫萬王之王的至親!”

  但無論如何,這世界都少不了抵擋神和逼 -/迫圣徒的事。所以基督徒,我們的指望不在于這世界會對我們發善心,只在于愛我們的神的全權護理。祂堅固錫安的門閂,看顧自己的子民,為受屈的伸冤。人奪去祂子民的平安夜,祂就奪去人的宴樂日。我們的神是永活的獨一真神!

  02要畏懼

  其次是要畏懼,畏懼誰?不是WENYI,而是WENYI后面那位降福又降禍,立王又廢王,興邦又滅國的至高上帝。

  WENYI之下,人人恐慌,懼怕攫取人心,驚恐日益蔓延。面對WENYI當然會怕,WENYI帶來死亡,人對死亡怎能視若無睹?WENYI彰顯神審判的怒氣,人對神的怒氣豈能無動于衷?

  有一些基督徒的信心是盲目的。他們顯擺糊涂的信仰,販賣二手的愛心,胡亂安慰別人。使義人懼怕是惡事,堅固惡人的手也是惡事。上帝降災,就是要刑罰惡人,震懾世人,好讓人曉得世上果有施報的神,好讓人逃往基督這避難所。所以,不是要不要表達愛心和安慰的問題,而是該如何表達愛心和安慰的問題。

  那些敬畏神、行義的義人,不要懼怕,因為耶和華在遭難的日子作義人的避難所。但那些與惡為伍、樂罪而不疲的人,那些抵擋神、逼 -/迫圣徒的人,那些在宗教中沽名釣譽、玩弄上帝的人,他們要怕,而且要怕得要死,因為WENYI正是這位公義的神刑罰他們的工具。

  WENYI既是上帝刑罰罪惡的工具,問題的關鍵就不是WENYI,而是耶和華那可畏的怒氣。所以,人要關注罪過于關注WENYI,要聚焦能止息WENYI的基督過于聚焦WENYI。這不是說我們不要采取積極的醫療和防護措施,而是要清楚知道,一個社會,只要罪惡還在泛溢,不單WENYI,饑荒、戰爭這些災難都是免不了的。

  所以,那些剛硬犯罪不悔改的人在天災面前,理當要懼怕;即便是悔改的神子民,在耶和華的怒氣面前,也當有敬虔的畏懼。上帝喜悅的是人在義中的歡欣,而不是在罪中的宴樂。大衛在耶和華擊殺烏撒時的懼怕(撒下六8-9),以色列人在西奈山面對耶和華威嚴顯現時的懼怕,都是上帝所喜悅的(申五28-29)。

  “愚頑人心里說:沒有神”,“惡人的罪過在他心里說:我眼中不怕神”(詩十四1,三十六1)。這時代的悲劇就在于喪失對神的懼怕。不但教外世界是無神的,教內許多基督徒對敬畏上帝也是陌生的。何為敬畏?敬畏就是“怕上帝”和“愛上帝”結合。“怕”若有“愛”來調和,就不是鬼魔式的戰兢,而是合宜的敬畏;“愛”若沒有“怕”的約束,就是肉體的自我陶醉。若一個人“愛上帝”愛到不怕上帝,這不是“放膽”,而是“放肆”。

  為什么人們會失去對神應有的敬畏呢?因為我們失去了對神公義的認識,失去了對圣潔的追求,失去了罪和審判的意識。一旦人誤解恩典,把神的慈愛與公義割裂,把稱義與成圣對立,就不可能敬畏上帝。

  無論什么原因產生,這場YU災都是上帝對罪的審判。神在地上施行審判,是要叫人學習公義。但正如以賽亞先知所說的:“以恩惠待惡人,他仍不學習公義,在正直的地上,他必行事不義,也不注意耶和華的威嚴。耶和華啊,你的手高舉,他們仍然不看;卻要看你為百姓發的熱心,因而抱愧,并且有火燒滅你的敵人”(賽二十六10-11)。今天有多少人會懼怕神?即便在如此大的災難面前,有多少人在留心這位掌管災難的神?對WENYI的懼怕席卷全地,懼怕耶和華者卻鳳毛麟角。

  我們呼喚世人悔改,卻忘了最先要悔改的是教會。世人不認識神,教會卻認識;世人不明白真理,教會卻明白。“多給誰,就向誰多取。”(路十二48)神對教會的審判要先于世人。從某種意義上講,這場災難是對腐敗的中國教會的刑罰。今天許多基督徒無視自己的罪和信仰的虛假,拜偶像、愛世界、行詭詐、縱情欲,比比皆是;他們如同聾蟲,充耳不聞神悔改的呼喚。直至今天,許多人仍對神威嚴的怒氣視若無睹,甚至利用YU災,賣弄知識,表現自我。我要提醒弟兄姐妹,在這樣特殊的時期,魔鬼也不會閑著,我們在防疫防災的同時,還要防備假師傅的假道理和假愛心。

  這世代,我們真須歸回摩西的教導:“我們因你的怒氣而消滅,因你的忿怒而驚惶。你將我們的罪孽擺在你面前,將我們的隱惡擺在你面光之中。我們經過的日子都在你震怒之下;我們度盡的年歲好像一聲嘆息。我們一生的年日是七十歲,若是強壯可到八十歲;但其中所矜夸的不過是勞苦愁煩,轉眼成空,我們便如飛而去。誰曉得你怒氣的權勢?誰按著你該受的敬畏曉得你的忿怒呢?求你指教我們怎樣數算自己的日子,好叫我們得著智慧的心”(詩九十7-12)。

  03要悔改

  第三是要跪下雙膝,真誠向神悔改。神既是萬德之源,祂對所造的人就有道德要求;神既是圣潔的本體,祂就會對罪惡有本能的忌邪之怒;神既是公義的審判者,面對全地的罪惡,祂就不可能不施行刑罰。今日的世界,罪惡橫行。淫亂、兇殺、偷盜、欺騙,處處可見。更有甚者,公義的法律也在為犯罪提供合法平臺。同性戀合法化,墮胎被鼓勵,就連婚外情都成了身份的炫耀。這樣的世代,又怎能不觸怒公義的上帝?澳洲的山火,中東的戰爭,美國的流感,以及當前的WENYI,無一不是神對這時代的警告。

  神的怒氣如同烈火,誰能在烈火面前站立呢?“耶和華神是公義的審判者,又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神。若有人不回頭,祂的刀必磨快,弓必上弦,預備妥當了”(詩七11-12)。耶和華是真實的,祂的怒氣也是真實的,人不可誤以祂的慈愛來抵擋祂的公義。除非人悔改,否則沒有一個人可以得免祂的審判。

  但公義的上帝也是慈愛的上帝,祂大有恩惠和憐憫。祂的公義催逼人逃往祂的慈愛。祂給罪人悔改的時間和機會。“主耶和華啊,你若究察罪孽,誰能站得住呢?但在你有赦免之恩,要叫人敬畏你”(詩一三〇3-4)。除了最后審判之日,歷史中神所發的怒氣都是“收”的。祂的怒氣如果全發,人類早就毀滅了。所以有人說,在今生,神最大的怒氣就是“任憑”。一個被神任憑活在醉生夢死中的人,才是真正落在神的怒氣之下的人。這么說來,WENYI的怒氣后面,隱藏著神的憐憫。祂拆毀是為建造,祂擊打是為醫治。祂不愿人滅亡,而愿人悔改。再惡的人,只要那口氣還在,就不能排除神要拯救他的可能。

  圣經說,神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祂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詩三十5)。人類歷史既是一部罪惡史,也是一部審判史,更是一部救贖史。整個歷史都寫滿著神對祂所造之人悔改的呼喚。無論是挪亞的洪水,還是所多瑪的火,亦或是現今的WENYI,在人類各樣的災難中,都回蕩著上帝呼喚罪人悔改的呼聲!

  撒但要借WENYI害人,神卻借WENYI呼喚人悔改。誰要悔改?所有的人都要悔改。那些不作為的官員,那些作惡的人,和那些逼 -/迫基督徒的人固然要悔改,但基督徒不要自義地以為自己比他們更義。在《路加福音》十三章,有人以為那些被彼拉多殺害的加利利人比別人更有罪,但主說:“不是的,你們若不悔改,都要如此滅亡。肥1-5)”

  WENYI是不幸的,但若能在其中得到反思和悔改,就成為我們的幸事。這場WENYI,呼喚著惡人轉離惡事,棄絕偶像,歸向真神;呼喚著掛名基督徒脫掉虛幻,脫下自我,真實歸正;也呼喚著真基督徒不再沉睡,自省更新,背負十架。

  神有豐盛的恩典,祂始終等待著罪人悔改。當初亞述帝國的惡上達天聽,京都尼尼微城面臨毀滅的危險,但在毀城之先,神差祂的仆人約拿往尼尼微去,宣布審判,吩咐他們悔改(拿一2)。約拿進城宣告悔改的信息,尼尼微人信服神,從君王到庶民,從人到牲畜,都不吃不喝,披麻蒙灰,向神悔改。“于是神察看他們的行為,見他們離開惡道,他就后悔,不把所說的災禍降與他們了”(拿三章)。只有一個避難所,就是基督,祂收納一切的罪人,藏身其中,必得平安。但人若一意孤行,繼續作惡,必將遭遇比現今WENYI更可怕的災難。

  04要安穩

  我的第四項建議,就是要平靜安穩。

  的確,在災難面前,只要是人,都難免不安和懼怕。神的兒女雖然蒙恩,但他們還在過程中,還有信心的軟弱,也難免有懼怕,若沒有懼怕,圣經也不需要安慰我們說“不要懼怕”了。有懼怕是正常的,但不愿接受圣經的安慰,一直懼怕,且懼怕到恐慌,如同沒有指望的人,這就不正常了。聽說有些基督徒恐懼到一種地步,連家人也不接觸,把自己鎖在小房間里,飯送到門口,而且是戴著口罩吃,更不要說參加主日聚會了。

  這樣的恐慌是不正常的,那種沒指望的懼怕,鬼魔式的戰兢,是罪的產物,它與信心相背。讓我們謹記主的警告:“那殺身體不能殺靈魂的,不要怕他們;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里的,正要怕他”(太十28)。我們要憑信克除肉體的怯懦,以敬畏上帝來勝過對一切從惡而來威嚇的恐懼!基督是我們遭難中的安全保障,如果把基督這唯一的保障給拋了,你躲到哪一個房子,都不能救你。

  WENYI是神的怒氣之杖,但神的忿怒在基督里已止息了。無論是摩西的代禱,亞倫的獻祭,非尼哈的除罪,還是大衛的筑壇,都是預表著基督贖罪。惹動神怒氣的罪,基督替我們擔了;我們所應受的刑罰,基督替我們受了。咒詛祂受,祝福我享。因祂十字架的替死,神對我們收轉怒氣,轉而以永遠的愛來愛我們。這就是信仰,基督不但是我們的救主,而且是我們的生命之主。信祂的人已經借著圣靈與祂聯合在一起,“我已經與基督同釘十字架,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著”(加二20)。如今那位為我們道成肉身,受苦一生,死在十字架上,又復活升天的耶穌,正為我們在天父的右邊代禱。只要這個信仰還在你的心中運行,在這場人人恐慌的WENYI中,你就能安穩若定。

  主耶穌離世前曾安慰門徒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十六33)。對神的兒女而言,圣經所有的安慰都是給他們的。在疾病中,他們有安慰:“耶和華必使一切的病癥離開你,你所知道埃及各樣的惡疾,祂不加在你身上,只加在一切恨你的人身上”(申七15)。在饑荒中,他們有安慰:“他們在急難的時候不至羞愧,在饑荒的日子必得飽足”(詩三十七19)。面對惡人的攻擊,他們有安慰:“惡人的杖不常落在義人的份上”(詩一二五3)。一個相信神的,整本圣經都寫滿了對他的安慰。

  神的真子民都是聯合于基督的人;绞俏覀兊木戎,是我們的生命,是我們的一切。信心使我們支取基督,聯合于基督。在信心中,我們能夠說,基督是我們的避難所,藏身之處。祂替我們擔當了所有因罪帶來的咒詛和刑罰,在一切自然和非自然災害中,我們都可以因祂得到平安。但神的兒女有了基督,不見得都能活在基督里。很多的時候,葡萄樹的枝子并沒有與葡萄樹連接,所以我們常?莞。WENYI對假基督徒是照妖鏡,照出他們沒有基督生命的真相。WENYI對那些遠離基督的軟弱圣徒也是勸告和警戒,勸他們回歸初心,脫下自我,穿上基督,在信心中生活。

  這正是《詩篇》九十一篇的應許,因著基督這位共信之主,我們與大衛一樣,都已“住在至高者的隱密處”和“全能者的蔭下”,與大衛一樣,我們能夠說,耶和華是“我的避難所,我的山寨,我的神,我所倚靠的。”所以,我們就堅信,祂必救我們“脫離捕鳥人的網羅和毒害的WENYI”(3節),我們“也不怕黑夜行的WENYI,或是午間滅人的毒病”(6節),因為,主應許我們:“雖有千人仆倒在你旁邊,萬人仆倒在你右邊,這災卻不得臨近你”(7節)。不但我們,所有“將耶和華當作自己的居所”的人(9節),耶和華都必保守他,“禍患必不臨到你,災害也不挨近你的帳棚”(10節)。

  正如我前面說的,不見得神的真兒女就不會受WENYI感染。神有祂至高的主權,也許祂會借WENYI取走一些背道的子民,也許祂會借著祂的子民在YU災中因忠于職責而殉職來榮耀自己。所以我們不能按字句死解這段經文。在《馬太福音》四章,魔鬼就是完全按字面解釋12節試探耶穌的。但《詩篇》九十一篇的的確確是神在戰爭、饑荒、WENYI等可怕災難里,對祂的兒女的應許和安慰。正如大衛在《詩篇》二十三篇4節所說的:“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我個人對《詩篇》九十一篇情有獨鐘,因為2003年SARS最猖獗期間,神就是用這段經文來安慰我的。所以此后一遇到災難禍患,首先浮在我心中的就是這段經文,好像成了我的“專屬經文”一樣。其實,不但是我,不但是這一處經文,圣經的每一個應許,都是每一個屬神之人的“專屬經文”。

  05要順服

  我的第五項建議是要順服。災難面前人要謙卑,謙卑體現在對這位掌管萬有者的順服上。但順服神不是一句口號、一個觀念,而是有其具體內容的。在當前的處境下,它包括兩方面的內容:一是要順服圣靈借圣經的引導,二是要順服圣靈在普遍恩典中的引導。

  首先,我們要順服真理。面對紛亂的資訊,嘈雜的人聲,這時候我們更要提醒自己進入內屋,跪下雙膝,拿起圣經,尋求圣靈借圣經對我們的指引。唯有主的道是我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不歸回圣經,我們就必被淹沒在各樣紛擾的人的看法中。

  圣靈必引導神的兒女(羅八14),因為神永永遠遠為我們的神,“祂必作我們引路的,直到死時”(詩四十八14)。主應許我們說:“我要教導你,指示你當行的路;我要定睛在你身上勸戒你”(詩三十二8)。無論在艱難困苦的環境中,還是在四面漆黑的暗夜里,主都不會撇下祂的子民不顧,祂會彰顯云柱火柱引導他們,“主雖然以艱難給你當餅,以困苦給你當水,你的教師卻不再隱藏,你眼必看見你的教師。你或向左、或向右,你必聽見后邊有聲音說:‘這是正路,要行在其間’”(賽三十20-21)。

  為何主會允許災難臨到?主借著這場WENYI要教導我們什么?這場WENYI會帶給中國社會和中國教會怎樣深遠的影響?在WENYI中我們該如何應對?這些事,除非我們謙卑尋求主的引導,否則就無法找到答案。所以我們要像大衛那樣切切禱告說:“耶和華啊,求你將你的道指教我,我要照你的真理行;求你使我專心敬畏你的名”(詩八十六11)。

  神只將祂的道,指引給遵行祂旨意的人,所以我們要立志順服圣經真理。但順服真理意味著要付代價,任何與圣經沖突的指令都不能盲目順服。

  要順服的第二個意思,是指我們要順服神在普遍恩典中的自然規律。這包括了順從z /-府的治理,尊重醫學的規律,服從公共秩序,做好各項防護措施等等。真理的圣靈也是設定普恩秩序的圣靈,祂不會自相矛盾。順服真理,必然包括尊重普遍恩典中合乎真理的秩序和原則。

  比如聚會,很顯然,無論從自身還是他人安全的角度,我們都必須對聚會作出調整,要暫停周間非必須的聚會,甚至對主日聚會的方式也要進行調整,如轉換地方,分流人員,化成小組等。至于是不是連主日聚會都要停止,我的意見是要尊重圣靈對各教會的具體引導。在非原則問題上,我們不必強求一致。有的地方YU情嚴重,一切聚會當然都當停止;有的地方YU情不嚴重,影響不大,可以停止周間聚會,但主日不一定要停止。而且還要考慮到人的良心和信心的軟弱,教會要尋求神的引導,根據不同情況作合宜的決定?偟脑瓌t是,當本著圣經順服圣靈的引導。堅持主日聚會的,要向主守著忠心,但不可魯莽盲目,不顧及安全及人的良心;那些停掉主日的,良心只能是出于對主對人的愛,而不是懼怕恐慌而棄主托付的責任于不顧。

  06要代禱

  我的第六項建議是要跪下雙膝,懇切禱告。禱告是老生常談的事了,所以有人會不以為然。但我告訴你,禱告之重要,怎么強調都不為過。禱告是歸正的明證,是信心的體現。神有還未開始禱告的兒女,卻沒有從不禱告的子民,F在不禱告,表明我們不依靠主;從來不禱告,只能證明這人從未歸向主。

  神說:“你們得不著,是因為你們不求”(雅四2)。神要祂的兒女禱告,不是因為祂不知道他們的需要,而是祂要借此促進他們依靠祂的心。禱告是子民向君王的降服,神的子民不可能不禱告;禱告是兒女向父親的祈求,神的兒女不可能不禱告。禱告需要一雙向天舉起的手,仰望神的人就會去禱告;禱告需要一雙跪下來的膝,驕傲的人不可能去禱告。禱告是靈魂的呼吸,只有靈里重生的人才會禱告;禱告是密室的傾訴,只有與神有愛的相交的人才會禱告。禱告是神給祂兒女的特權,不是神兒女的人可以假裝,但不可能有真正的禱告。

  在YU災面前,我們更要禱告。災難顯出了我們的軟弱無力,怎能不更加仰望全權全能的神?祂已經給了我們切實的應許,我們又怎能不牢牢地抓?在《歷代志下》七章12-15節,神借著所羅門應許說:“我已聽了你的禱告,也選擇這地方作為祭祀我的殿宇。我若使天閉塞不下雨,或使蝗蟲吃這地的出產,或使WENYI流行在我民中,這稱為我名下的子民,若是自卑、禱告,尋求我的面,轉離他們的惡行,我必從天上垂聽,赦免他們的罪,醫治他們的地。我必睜眼看、側耳聽在此處所獻的禱告。”后來當約沙法面臨摩押聯軍攻擊的時候,他就是這樣牢牢抓住這個應許禱告勝敵的:“我們的神啊,你曾說,倘有禍患臨到我們,或刀兵災殃,或WENYI饑荒,我們在急難的時候,站在這殿前向你呼求,你必垂聽而拯救,因為你的名在這殿里”(代下二十7-9節)。強大的YU災,要有強力的禱告,不禱告,證明我們的驕傲,證明我們對主應許的不信任。

  禱告不單是我們生命的本能反應,也是我們使命的必然要求。我們禱告,不單是因牽掛自己的安危,也是因牽掛他人的安危。保羅對提摩太說:“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提前二1)。肩負著向萬民傳福音使命的人,卻不為萬民代禱,這合乎常理嗎?擁有愛人如己心腸的人,面對所愛的靈魂在WENYI的荼毒下,卻不為他們代禱,這合乎邏輯嗎?

  愛使人為他所愛的人不顧一切。離開信心,我們不能禱告;沒了愛心,我們不愿禱告。這個時候,教會為疫區的災民和恐慌的國人所能做的最大貢獻就是跪下雙膝禱告。不信的世人和掛名的基督徒,因為不曉得代禱的真正功效,所以他們會輕看禱告,但每一個真正的基督徒都知道,義人代禱所發的力量有多大(雅五16)。

  神借普恩中的z /-府抗災救人,神借特恩中的教會懇切代禱。在普遍恩典中,救災是z /-府無可替代的責任;但在屬靈世界里,代禱則是教會不可或缺的工作。在屬靈上,這個責任甚至比外面的救災工作更為重要。因為圣經讓我們看到,WENYI止息的唯一方法只在于除罪獻祭。世人不認識基督,也不知道罪,更不知道主已經完成的贖罪之功,唯獨教會知道,所以教會責無旁貸地要為他們在神面前代禱。就像摩西(民十四13-19),就像亞倫(民十六46-50),就像大衛(撒下二十四17、25),在YU災中,他們為百姓禱告,耶和華垂聽,WENYI就止息了。

  神使用兩種醫生來醫治WENYI:一種是普恩中的醫生;一種是特恩中的醫生。只有普恩中專業的醫生才能研制出解決WENYI的疫苗,也只有特恩中屬靈的醫生才擁有代禱特權。親愛的弟兄姐妹,除了基督,沒有人能平息耶和華的怒氣;除了真基督徒,沒有人擁有耶和華所賜的禱告特權。在這掛名基督徒滿天飛的時代,真正的基督徒若不跪下雙膝來禱告,還能寄望誰為他們在主面前代禱呢?

  所以,神的真子民現在壓倒性的工作,就是跪下雙膝,晝夜呼求。為世人禱告,求主因著基督的流血遮蓋罪孽,廣行赦免;為掛名基督徒禱告,求主涂抹過犯,再予機會;為所有信徒禱告,求主加添恩典,賜下更新。

  07要宣教

  我最后一項建議是要宣教。我們不但要進入內屋,跪下雙膝,為眾人在神面前代禱,還要出到營外,邁開雙腳,去向萬人傳講這救命之道。這不是說,我們現今就可以無視自然規律和z /-府有關隔離的規定,去狂奔亂行,給YU情添亂。而是說,這場WENYI再一次提醒我們,人隨時都可能離世,主耶穌隨時都可能再來,留給我們的時間是非常有限的,我們要爭分奪秒為主作見證。

  在目前的處境下,我們要順服z /-府的引導,盡量待在家中,減少公眾聚集,避免感染的機會,防止YU情進一步擴散。這既是對自己的保護,也是對他人的尊重,是基督徒公民應盡的本分,但這不意味著我們就可以因此放棄基督徒的福音使命。我們不能做狂熱的宗教徒,無視自然規律,結果既傳不了福音又絆倒了別人;但我們也不應該過度恐慌,放棄所應盡的信仰和社會責任。我要提醒大家,疫區和非疫區,病人和非病人是有本質區別的。在非疫區,我們是在“防”,而不是在“禁”。今天各處都出現了過度防護的情況,有的人連睡覺都戴著口罩,連z /-府有關部門都不得不發文進行“健康科普”。

  在現階段,在注意自身防護的前提下,我們要抓住WENYI使人心柔軟的機會,使用各樣資源(如網絡),關懷能關懷到的人,進行福音事工。而且,我們要記住這次WENYI的教訓,在今后的日子中,尊重生命,重看靈魂,珍惜時光,關懷身邊的人,把福音帶給他們。我們活著就是為福音,無論如何,總要多救一些人。

  當我們展開宣教行動的時候,要注意兩個平衡:第一個是“預工”和“正工”的平衡。沒有“預工”,不要急著展開“正工”。尤其是現在,WENYI搞得人心惶惶,你要先關切人的關切,人才會關注你的關注。對那些長期受無神和多神教育的人,我們要有更多的耐心;對那些怕得要死的人,要體恤陪伴。不要給人一種趁火打劫、販賣信仰的錯覺。第二個是“言傳”和“身教”的平衡。言為心聲,語言是心靈的表達,所以道要用生命傳遞,借著生活把我們所傳講的福音彰顯出來。尤其這個時候,“身教”更重于“言傳”;酵降氖谭钍腔绞谭畹难由,基督徒的生命是基督生命的表達。圣徒榮美的品格在罪人中理應像暗夜中的光,耀眼奪目,令人心炫。

  我個人建議,在當前YU情緊張之際,不要急于做“正工”,而要多做“預工”;不要急于“言傳”,而要更重“身教”。先讓自己融入救災人群,善用普恩資源,展開普遍關懷,廣交朋友,預備基礎,待YU情平靜后,再進入“正工”。此時的災民需要的是他們所能理解的愛,你遞一個口罩,對他們而言,強過硬塞給他們一張單張。我們要進入他們的處境,與哀哭的人同哭,與遭難的人一同受苦,而不是去做宗教狂熱分子。在今天如此去行,今后人家才會記住你,他們才會聽你所傳講的基督。

  當然,我的這些建議是相對的指導,而非絕對的原則。是基督救人,而不是我們的愛心救人。教會受托是傳講基督,而非開辦醫院。傳講基督永遠是我們事工的中心!我上述的引導有其特定處境的限制,如果在某些地方、面對某些人,主已充分預備了人心,就等著你傳講基督,你仍生搬硬套,只作“預工”不作“正工”,就是貽誤戰機。圣靈對每一個工人的引導都是靈動的,最關鍵的是你要順服圣靈,以愛人靈魂、導人歸主為念。

  今天就分享到這里,多用了一些時間。但我相信這篇信息是主對我們的適時引導,因為祂知道這時候我們有多么軟弱,多么需要祂的話來指引。我們來禱告。(禱告略)

  (注:節選自林剛長老20200126主日信息《基督徒如何面對WENYI》第三部分。

  TAG:瘟疫 基督徒 面對

【作者簡介】 林剛長老,改革宗(福州)教會

贊助商鏈接

下一篇:面對災難,共渡時艱  上一篇:面對災難的思考 打印文章   錄入:一道江河   責任編輯:一道江河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 Posts
  • 贊助商鏈接
  • 熱門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曠野呼聲 2004-2019 關于我們 | 在線留言 | 友情鏈接 | 網站導航 | 曠野呼聲手機版 |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基督教福音網站聯合聲明
版權聲明:凡來源處注明為“本站原創、曠野呼聲作者、原創投稿曠野呼聲”的文章需經本站同意才允許轉載(轉載時需注明來自曠野呼聲),否則即被視為侵權行為。
對于非本站原創的文章可以允許轉載,但是原作者與來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資源來自互聯網及讀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或文章報道不實,請及時聯系我們。
上海时时乐杀码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