艱難的倫理抉擇

作者:基甸     來源:偶溪 時間:2020-01-09 07:18:29

IMG_1413(20200108-133039).JPG

  面臨艱難抉擇

  阿霞姐妹特別愛孩子。她結婚已經7年了,他們夫婦非常希望生兒育女,為人父母,但她一直都不能懷孕。他們一起禱告了多年,仍然沒有孩子。阿霞的醫生建議她采取“試管嬰兒”的方法人工受孕。她聽醫生這么說的時候,心里的第一反應是:“基督徒可以用這樣的方法受孕嗎?這會不會違背圣經的教導?……”

  詹傳道和妻子小薇結婚5年,已經有一個兩歲的女兒。當他們得知小薇又懷上一個男孩時,非常高興和感恩。但隨后的產前檢查結果卻非常不好:醫生說胎兒有嚴重的基因缺陷,如果生下來,可能存活不了多久;如果活下來,很可能將嚴重殘障,終身需要父母家人在身邊護理。醫生心情沉重地跟他們夫婦說,我知道你們是基督徒,是反對墮胎的。但這實在是很特殊的情況,我個人認為在這樣的情況下,終止妊娠是所有選擇中傷害最小的,在道德上也是可以理解的。詹傳道夫婦跟醫生說,這個選擇太艱難,他們需要禱告,尋求上帝的帶領……

  一年多前,已經患有帕金森癥的張奶奶因為嚴重中風陷入昏迷狀態。在醫院加護病房里,醫生給她戴上呼吸機維持生命。醫生告訴張奶奶的兒子李弟兄,張奶奶醒過來的可能性非常低,而一旦停掉呼吸機,她將無法靠自身的身體功能存活。如果繼續使用呼吸機,將需要承擔數額極高的醫護費用(醫療保險不負擔此費用)。李弟兄夫婦上有另外3位老人需要贍養,下有4個未成年的孩子需要撫養。如果要靠人工方法維持張奶奶的生命,他們將付上傾家蕩產的代價。但是如果終止呼吸機的維持,李弟兄心里又非常糾結,不但因為他舍不得老人離世,更因為他覺得這樣做似乎有點像“安樂死”,可能違反圣經的誡命……

  倫理學的視角

  上面這三個故事,是我們在現實生活中可能遇到的生物醫學倫理問題的例子;酵蕉紩,我們的倫理觀應該建基于圣經。但是當我們把圣經的原則運用到實際的倫理問題上時,卻常常會遇到兩難的處境。

  哪些因素是基督徒在做倫理抉擇時應該考慮的?其中更重要的是什么?改革宗神學家傅瑞慕(John Frame)在其著作《基督徒生活的教義》中提到,基督徒做倫理相關的決定,應該有三方面的考量,即從三個角度來看問題:一是“規范”(normative),二是“處境”(situational),三是“內心”(existential)。

 。1)規范:基督徒的倫理規范是以圣經(上帝的道)為準則,上帝的話是我們判斷善惡的終極標準。歷世歷代的基督徒都以十誡(參《出埃及記》20:1-17,《申命記》5:6-21)為上帝絕對的道德律的總結,以及不隨時間、文化改變的道德性律法。新約圣經(包括主耶穌自己)也多次引用十誡并且肯定、贊許這些道德律。

  但是,以十誡的道德律為規范,不是僵硬的教條主義或律法主義,而是需要留意其他圣經經文對十誡的解釋和應用。十誡中的每一條都有正面和負面并狹義和廣義(引申)的應用。

  比如,十誡中的“不可殺人”,除了禁止人故意殺害他人的生命,從積極的意義上說,也意味著基督徒應該尊重生命,盡力維護他人和自己的生命。

 。2)處境:當我們把這些倫理規范實際應用在生活中時,必須同時考慮到實際的處境。圣經中的一些原則在具體應用時,常常需要使用上帝給我們的理性,或者通過上帝的普遍啟示,去了解、認識處境,才能做出合乎中道的、有智慧的決定。

 。3)內心:我們還必須時時省察自己的內心動機,更深入地認識我們的動機和內在的光景,從良心、直覺等方面來衡量我們的決定。

  現實中的應用

  把這些原則具體應用到生育方面,我們可以有如下的考量:

 。1)生育技術:按照圣經的教導,生兒育女是上帝賜予人的一種祝福(參《詩篇》127:3-5),也是上帝吩咐給我們的一項責任(參《創世記》1:28)。如果當今新的生育技術能夠幫助不育婦女懷孕,讓其夫婦能夠生兒育女,這樣的技術可能成為上帝賜福給不育夫婦的一個渠道或工具。

  但利用這些技術成全生育,應該以不違反圣經的其他道德誡命為前提;酵綉撔⌒牡氖,不是所有的新型生育技術都符合基于圣經的基督教倫理。例如,在人工授精中,精液可能來自不育婦女的丈夫,也可能來自捐贈者。如果來自捐贈者,會有第三者介入夫妻關系的問題。這不但可能會帶來法律上的糾紛,更違反了圣經教導的“一夫一妻、一生一世”的純潔、忠貞的性倫理。借腹懷胎的技術也有同樣的問題。

  另一個問題是,在一些人工受孕的過程中,為了提高受孕的幾率,常常會制造多個胚胎,多余的胚胎可以冷凍保存,也可能被捐獻給其他夫婦或用于生物醫學實驗,還可能會被毀滅、丟棄。由于基督徒相信胚胎已經有生命和人格,毀滅、丟棄胚胎,或者把胚胎用來做實驗,都等同于墮胎,是違反基督教倫理的。

 。2)終止妊娠:基督徒相信,生命開始于卵子的受精(參《詩篇》139:13-16)。因此,墮胎等于是殺害嬰兒生命,違反了第六誡“不可殺人”的誡命;酵矫鞔_反對當今世俗社會文化中在墮胎問題上不尊重生命的態度和做法。

  但我們也要承認,有時候基督徒會遇到一些特殊的情況,如果醫生建議人為終止懷孕,基督徒將可能面臨兩難的倫理選擇困境。在一些極端特殊(也很罕見)的情況下,基督徒也同意“不可墮胎”的原則可能有例外。例如,當妊娠出現嚴重問題,如果不終止妊娠,懷孕的母親將在生產時失去生命,而胎兒的生命也很可能無法保住的時候。如此,終止妊娠是合理及在倫理上可以接受的。

  胎兒有缺陷,可能是倫理抉擇最艱難的一種情況。單單從基督教倫理的理論上說,我們是反對因為胎兒有缺陷就墮胎的。按照圣經教導,上帝對我們的生命(包括健康的和有殘障的)有絕對的主權(參《出埃及記》4:11、《約伯記》1:21)。耶穌對有殘障的孩子有深切的同情和關愛(參《約翰福音》9:3),我們對有殘障的胎兒也應該如此。

  但是同時,我們對遭遇這樣倫理困境的基督徒父母應該有足夠的同情心和關愛的心腸。我們不應該“站著說話不腰疼”,用“律法主義”態度來對待他們。他們若是決定把孩子生下來,那是出于自我犧牲、愿意背負十字架的愛。他們將要承擔的犧牲、付出,值得我們敬佩,更應該得到我們作為信仰共同體的全力支持和幫助。

 。3)延長死亡:同樣是基于“不可殺人”的誡命,忠于圣經的基督徒反對為了終止痛苦而人為終止生命的“安樂死”——無論是主動,還是被動;無論是借醫生之手,還是由病患者自己實施生命的終止。上帝對我們的生死有絕對的主權,我們只是生命的管家(《約伯記》14:5、《雅各書》4:14-15),我們無權選擇毀滅上帝所造的生命。追求“生活的品質”并不能成為損害生命的尊貴價值的理由。

  苦難常常是一個奧秘,但痛苦不等于沒有尊嚴。很多時候基督徒在痛苦中更能體驗上帝的憐憫和恩典,也因此更有愛心去關懷同樣經歷痛苦的人。

  但是,反對“安樂死”不等于基督徒必須盡一切可能延長死亡的過程。如果病患者所患為絕癥或不可逆轉的重癥,要靠昂貴的藥物或儀器才能維持,基督徒可以拒絕這種代價過分重大的延長死亡的手段。尤其在這樣的方法或造成經濟上超過患者家庭承受能力、使得基督徒喪失孝敬父母(十誡第五誡的誡命)和養育兒女的能力時。在這種情況下,選擇不延長死亡過程跟“安樂死”并不相同,不違反“不可殺人”的誡命。

  云彩般的見證

  阿霞夫婦對人工受孕技術有了更詳細和深入的了解和認識,并在跟教會的牧師交談和一起禱告后,他們再去見醫生時,向醫生表示,他們愿意考慮人工受孕的方法,但前提是只能使用阿霞的先生的精子,及不制造、不丟棄、不毀滅多余的胚胎。幾個月后,阿霞通過體外受孕成功懷孕,又過了9個多月,她順利產下一對雙胞胎女嬰,和丈夫一起歡歡喜喜地迎接他們的孩子來到世上。如今的阿霞,已經是二女一兒3個孩子的媽媽,她為上帝藉著現代醫學技術給她帶來的生養兒女的祝福深深感恩。

  詹傳道夫婦為腹中的胎兒切切禱告,教會的牧長、弟兄姐妹在聽到他們的分享后也為他們禁食禱告,給了他們很多屬靈上的鼓勵和支持。他們最后決定:即使冒著孩子終身殘障、需要父母照顧的風險,他們仍然選擇不做流產,把孩子生下來。盡管這可能意味著他們將一生背負苦難的十字架,他們仍然相信上帝創造的生命的尊嚴與價值,也相信上帝有憐憫、有恩典,必會與他們同在。

  小薇產期時間滿足,生下一個男嬰,但因為先天有嚴重的身體缺陷,孩子在一個禮拜后就去世了。教會為這個在世上只有短暫生命的小天使舉行了追思禮拜。弟兄姐妹擁抱著詹傳道夫婦,淚流滿面。他們在心中深深為詹傳道夫婦的生命見證感動,也為上帝免去他們重擔的憐憫慈愛而感恩。

  李弟兄所在小組的姐妹給他推薦了基督教生命倫理專家陳醫師。通過多次面對面的咨詢、輔導,李弟兄對“安樂死”和延長死亡的倫理議題,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他也想起母親大約在10年前曾經立過遺囑,申明如果遇到不可逆轉的絕癥、需要重價才能勉強維持生命時,她希望家人拒絕延長死亡過程。

  李弟兄經過輔導和禱告,對自己要做的決定漸漸有了平安。最終,他在同意醫院終止呼吸機的文件上簽了字。陳醫師和教會的弟兄姐妹跟他一起禱告,為他母親能卸下世上的勞苦、回到愛她的天父的懷抱感恩;李弟兄的心也因著將來有一天能在天家見到母親、那時候將不再有痛苦和悲傷的盼望而得到安慰。

  面對生命中涉及生物醫學倫理的艱難抉擇,作為基督徒,我們都愿意自己的決定能符合上帝的心意,榮神益人。我們需要在上帝面前懇切祈求,愿主賜予我們順服上帝旨意、遵從圣經誡命的心;也賜予我們智慧,能分辨處境,做出正確的抉擇。在這個過程中,也愿上帝幫助我們省察動機,靠著上帝的恩典,活出美好的生命見證。

  本文參考資料:

  John M. Frame, The Doctrine of the Christian Life,(P&R Publishing, 2008).

  John S. Feinberg and Paul D. Feinberg, Ethics for a Brave New World,(Crossway Books, 1993).

 

  TAG:艱難 倫理 抉擇

贊助商鏈接

下一篇:返回列表  上一篇: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 打印文章   錄入:溪水鹿   責任編輯:溪水鹿
你可能也喜歡Related Posts
  • 贊助商鏈接
  • 熱門文章
footer logo
Copyright © 曠野呼聲 2004-2019 關于我們 | 在線留言 | 友情鏈接 | 網站導航 | 曠野呼聲手機版 |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基督教福音網站聯合聲明
版權聲明:凡來源處注明為“本站原創、曠野呼聲作者、原創投稿曠野呼聲”的文章需經本站同意才允許轉載(轉載時需注明來自曠野呼聲),否則即被視為侵權行為。
對于非本站原創的文章可以允許轉載,但是原作者與來源不可更改。
本站部分文章資源來自互聯網及讀者投稿,如果文章侵犯了您的權益或文章報道不實,請及時聯系我們。
上海时时乐杀码公式